世界气象组织:本世纪前10年系有记录来最热10年

2013年07月10日02:26 北京日报 我有话说(33人参与)

  新闻背景
  日前,世界气象组织最新发布一份《2001-2010年全球极端气候事件报告》。报告指出,2001-2010年是自1850年现代气象测量开始以来最热的十年,全球各地气候变暖现象日趋严重,其中2010年打破了之前所有气候记录。
  十年期间出现了一些显著的气候变化和重大极端气候事件,例如:2003年欧洲热浪,2010年巴基斯坦洪水,以及美国“卡特里娜”飓风,缅甸“纳尔吉斯”台风,亚马逊平原、澳大利亚和东非的长期干旱。
  气温最高的十年
  报告指出,2001-2010年是自1850年有现代气象记录以来气温最高的十年,地球表面之上平均气温为14.47℃±0.1℃,这比1961-1990年全球平均气温高0.47℃±0.1℃,比1991-2000年全球平均气温高0.21℃±0.1℃,比20世纪第一个十年(1901-1910年)全球平均气温高0.88℃。
  全球气温的显著升高出现于过去40年——1971-2010年期间,这一时期平均每十年全球气温升高0.17℃,相比之下,在1880-2010年期间,平均每十年全球气温仅升高0.062℃。此外,1991-2000年和2000-2001年平均每十年全球气温升高0.21℃,大于1981-1990年和1991-2000年平均每十年全球气温升高0.14℃。
  2001-2010年这十年间拥有九项“最热记录”,2010年是迄今记录最热的一年,在全球平均气温14℃的基础上,温度异常变化值为+0.54℃,2005年温度异常变化值次之,这十年间温度异常变化值最低的是2008年,为+0.38℃,但2008年成为迄今记录拉尼娜现象温度最高的一年。
  极端炽热与寒冷并存
  在2001-2010年间,许多国家和地区遭受着热浪的侵袭,其中最显著的是2002和2003年印度出现两次严重的热浪,导致至少1000人死亡;2003年,夏季热浪侵袭了欧洲多数地区,导致至少66000人死亡;异常强烈和持久性的热浪于2010年7-8月侵袭了俄罗斯,导致至少55000人死亡。世界气象组织还在全球其它地区勘测到一些异常高温气候事件。
  尽管2001-2010年是最热的十年,但在许多国家也出现了寒流,这与北极和北大西洋涛动的极端负影响相符合。2009年12月至2010年2月,北半球遭受了极端恶劣的冬季气候,欧洲地区冬季严寒期和降雪期延长,导致至少450人死亡。在这十年间其它地区也出现一些寒流气候,例如2002年玻利维亚,2002和2007年非洲南部,2003年秘鲁,2005年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2005年澳大利亚,2008年中国南部。
  降水量百年来最高
  日益升高的温度将加速水循环,有助于形成强降水和增加蒸发。世界气象组织记录了过去二十年的全球各地降水量情况,2001-2010年全球陆地表面降水量高于1961-1990年平均值,是自1901年以来最潮湿的十年,此外,2010年是迄今记录全球最潮湿的一年,之前记录的最潮湿年份是1956年和2000年,2010年的湿度最大值与同年出现的强拉尼娜现象有关。
  在这十年里,全球许多地区的降水量超过了正常降水量。据世界气象组织勘测,洪流是这十年最频繁发生的极端气候事件:2001年和2005年,欧洲东部遭受严重洪流。2008年非洲、2010年亚洲(尤其是巴基斯坦,导致至少2000人死亡,2000万居民受到影响)、2010年澳大利亚,都遭受严重洪灾。
  与此同时,干旱比任何其它自然灾难对当地环境造成大面积、持续性影响,因此严重影响着人们的生活。2001-2010年,全球各地存在着许多干旱现象,2002年澳大利亚干旱现象较为严重;2004-2005年非洲东部地区干旱导致食物短缺,大量居民死亡;2010年亚马逊盆地也出现干旱现象。
  热带飓风更为活跃
  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统计数据显示,2001-2010年是自1855年以来,北大西洋热带飓风最活跃的十年,平均每年出现15次有命名的强风暴,而1981-2000年平均每年出现12次有命名的强风暴。最活跃的时期出现在2005年,总计发生27次有命名的强风暴,其中15次达到飓风强度,7次达到重大飓风(飓风等级达到3级以上)。“卡特里娜”飓风达到5级,是这十年最具毁灭性的飓风,于2005年8月着陆美国南部。
  在这十年间,印度洋北部出现最致命的热带飓风,2008年5月初,“纳尔吉斯”风暴侵袭了缅甸,据报道至少13.8万人死亡或失踪,800万居民受到严重影响,数千居民住宅遭到摧毁。极端热带风暴还能转化为毁灭性自然灾难,主要出现在中纬度地区。三大超级热带风暴严重影响了欧洲地区,它们是:2007年“基里尔”风暴侵袭了欧洲中部;2009年“克劳斯”风暴侵袭了欧洲南部;2010年“辛西娅”风暴侵袭了欧洲西北部。这些风暴造成了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近100人丧生。
  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
  在全球最热的2001-2010年,出现了冰川融化、海冰缩小和永久冻土带解冻,同时,融化的冰川和积雪也影响着水资源供给、传输路径、基础设施和海洋生态系统等。
  北极海冰覆盖面积自20世纪就开始记录,上世纪60年代,北极冬季海冰覆盖面积为1400万-1600万平方公里,夏季末海冰覆盖面积为700万-900万平方公里,此后北极海冰面积持续下降。海冰最低覆盖面积出现在2005年、2007年、2008年和2010年的9月份,最低记录是2007年428万平方公里,这一最低记录于2012年再次被打破。自2005年以来,北极海冰面积持续性减少。
  此外,2001-2010年是自记录开始以来世界冰川融化最快的十年,北半球冰川覆盖的积雪持续下降,永久冻土地带的温度开始上升,在这十年期间,许多北半球地区季节性解冻层的厚度显著增大。这些因素造成全球海平面持续上升,平均每年海平面升高3毫米,这一数据是20世纪海平面平均上升数据的两倍。2001-2010年平均全球海平面比1880年升高了20厘米。
  
  
  延伸阅读
  气候快速变化
  主要受人类活动影响
  世界气象组织的报告指出,地球气候伴随季节性变化而产生波动,数十年至数个世纪的气候变化取决于自然和人类活动性状况,不同时间的自然气候变化受地球周期和动态、太阳辐射、大气层化学成分、海洋环流和生物圈等因素影响。
  气候变化受自然因素影响较大。自20世纪中期以来,全球气候出现了快速变化,主要是受人类活动温室气体进入大气层的影响,其它人类活动性也会影响气候类型,其中包括:污染物和其它悬浮微粒的排放,以及人类对地貌的改变,城市化建设和采伐森林。
  依据《世界气象组织温室气体公告》最新数据,2010年全球大气层二氧化碳平均浓度为0.0389%,比全球工业化初期增长39%;全球大气层甲烷平均浓度为0.0001808%,比全球工业化初期增长158%;全球大气层一氧化二氮平均浓度为0.00003232%,比全球工业化初期增长20%。大气层成分的变化从而导致全球平均气温升高,从而对全球水循环产生重大影响,产生其它气候变化和极端气候事件。此外,人类释放含氯氟烃和其它化学物质还将改变大气层,破坏能够过滤有害紫外线辐射的臭氧层。
  
  
            附录1:联合国报告显示遏制全球变暖形势严峻
               2012年11月21日23:26  新华网
  
  新华网伦敦11月21日电(记者 黄堃 董翔) 在本世纪末把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是国际社会一致同意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但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1日在伦敦发布的最新报告,当前各国的减排承诺与目标还有不小差距。不过如果采取更多措施,这个差距还是可以弥补的。
  这份报告名为《排放差距报告2012》,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组织20多个国家的55名科学家共同完成。报告指出,为了达到控制气温上升幅度的目标,202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需从2010年的约490亿吨降至440亿吨。
  但如果各国不采取有力行动,这个数值到2020年反而很可能上升到580亿吨;就算把现在世界各国最高程度的减排承诺加在一起,也会达到520亿吨,离目标仍然存在80亿吨的差距。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去年发布的报告相比,这个差距又扩大了20亿吨。
  联合国副秘书长、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阿希姆·施泰纳通过远程视频参加了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他说:“严峻的事实说明全球向低碳和绿色经济模式的转变仍然太慢,达到440亿吨目标的机会正在逐年减小。”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席科学家约瑟夫·阿尔卡莫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强调,希望仍然存在。他说:“好消息是,全世界在交通、能源等领域仍然存在较大减排潜力,这份报告计算认为这个潜力总数可达170亿吨,如果我们能够努力把这些减排潜力变成现实,仍然可以达到与2摄氏度目标相应的减排要求。”
  新一轮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即将于今年年底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也就这份报告表示,参加多哈会议的各国政府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实现已有承诺,并设法把2020年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控制在所需限度内。
  
  
              附录2:气候变化谈判遇阻 发达国家拒为全球变暖负责
               2013年05月06日15:27  人民网  我有话说
  
  联合国2013年首轮气候变化谈判3日在德国波恩落幕。来自175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名代表参加了持续5天的会议。会议主要讨论两方面内容,一是为计划于2015年拟定的新气候协议讨论框架结构,二是探讨各方在2020年之前增强在减排措施方面的行动力。谈判各方分歧明显,围绕德班平台展开新一轮气候政治博弈。
  本轮谈判围绕《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的“德班增强行动平台问题特设工作组”(德班平台)展开。德班平台谈判是2011年德班会议决定启动的一个新的谈判进程,目标是在2015年达成适用所有缔约方的法律工具或者各方同意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成果,并力图使其在2020年生效。2012年年底召开的多哈会议实现了国际气候谈判格局的平稳过渡,谈判中心自然转向德班平台谈判,各种矛盾和各方政治力量的博弈也集中到此。
  “灵活做法”实为逃避责任
  发达国家在会议中提出了一些所谓的“灵活做法”,以解决减排问题。部分发达国家提出,减排协议“应该与国内生产总值挂钩,这样发展中国家将更有减排动力”。还有发达国家提议,2015年新的气候协议应该以各国自愿承诺的减排措施为基础,而不是自上而下规定减排额度。
  中国应对气候变化首席谈判代表苏伟表示,发达国家的这些主张反映出他们不希望延续《公约》原则,以及试图逃避历史责任的一贯立场,“发展中国家决不会接受”。苏伟说,发达国家对气候变化承担着主要责任,后果却要由面临发展经济、消除贫困、改善人民生活等挑战的发展中国家承担。发达国家必须大幅度绝对地减少排放量,发展中国家则要在可持续发展过程中尽可能少排放。这体现了“公平”和“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
  发达国家将条件和义务倒置
  由最不发达国家以及岛国组成、代表83个国家的一个国家联盟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将来会付出更大代价。”发展中国家认为,发达国家对遵守承诺没有做好榜样,始终不愿意承认对全球变暖负有历史责任。路透社的报道指出,中国坚持发达国家应该在2020年之前比1990年减排25%—40%,而奥巴马政府仅计划减排4%。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菲格雷斯说:“我们要采取更多行动、更快行动。”她指出,距离德班会议提出在2015年达成新的协议,时间已经过去1/3。按照《公约》要求,发达国家除需自身减排外,还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转让以及能力建设支持,使发展中国家能在确保发展和消除贫困优先需要的前提下采取措施,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但许多发达国家将这一规定的条件和义务倒置,要求发展中国家先达到减排目标,然后才兑现提供支持的承诺,对发展中国家的减排努力造成了阻碍。
  应对气候变化迫在眉睫
  就在此次气候会议召开之际,位于美国夏威夷的冒纳罗亚天文台二氧化碳监测站发布了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监测报告,其浓度达到了399.72ppm,即将越过400ppm大关。有专家预测,照此情形发展,本月内二氧化碳浓度将超过400ppm。
  一些气候研究专家认为,二氧化碳浓度达到400ppm是一个界限值,超过该界限值后,全球气温将因此上升2摄氏度。这将是气候变化发生不可逆转改变的临界值。上世纪50年代开始记录二氧化碳浓度时,这一数值只有315ppm,此后一路上升。另一大型二氧化碳监测站位于北极地区,这里记录的二氧化碳浓度去年已经超过400ppm的临界值。
  德国观察组织国际气候政策小组组长斯文·哈梅林说:“波恩的谈判表明,几乎没有一个国家想到,世界对于气候保护的目标应该大幅提高。过去几年,世界通过了很多气候保护法律,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现在的核心问题是,这些措施如何能够广泛发挥作用。”
  6日至7日,第四届彼得斯堡气候变化部长级非正式对话会议将在柏林举行。哈梅林呼吁与会的35国部长结合本轮波恩谈判,为未来几年各国在政治层面的具体义务做好准备。“核心的问题包括发达国家在2020年前更高的气候保护目标,发展中国家更多的气候保护承诺,未来几年发达国家明确的财政承诺和创新的财政机制。”
  (本报柏林5月5日电)
  点评
  陈迎(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本次会议是今年首轮气候变化谈判。虽然谈判场面相对平静,但场内场外暗流涌动,各方分歧依旧,未来谈判依然任重而道远。目前谈判分两大议题平行推进,一是有关2020年后的国际气候制度安排,二是提升2020年前的减排行动力度。
  前者的焦点是如何体现公平和“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及各自能力。公平问题尽管不是独立的谈判议题,但它贯穿始终,是国际气候制度的核心和重要基石。只有被认为是公平的国际气候协议,才能得到各方的接受并顺利实施,否则再大的“雄心”也只是一纸空文。所谓“适用所有缔约方”绝不是发达国家逃避历史责任和抹杀“共同但有区别责任”原则的理由。至于如何理解和具体定义“责任”和“能力”,如何保障发展中国家“公平获取可持续发展”的权利,将是未来谈判不可避免的焦点问题。
  后者主要与《京都议定书》二期发达国家承诺减排目标和履行资金和技术转让义务有关。事实上,结束巴厘路线图谈判还遗留了不少悬而未决的问题,特别是后续资金落实和能力建设是发展中国家高度关注的问题。这些议题能否顺利推进对德班平台谈判成败也起到关键作用。
  德班平台谈判进程为期4年,至今时间已过去大约1/3,但谈判仍未进入实质阶段,前景尚不明朗。未来需要在进一步凝聚各方政治意愿的基础上采取灵活务实的态度,加快谈判节奏,有效推进谈判进程。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