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地球:被屈辱的母亲

中国环境生态网 2005.7.22

  生命以孤独的境遇面对着沉默被损害的自然——绿色政治冲动就是整个人类精神苦闷中的象征。它冲决我们所有生活的不幸和苦难的日子,流着屈辱眼泪和热血的母亲——地球,就这么在生态思想的尖锐中被一次次重新的呼唤。
  我爱地球博大的胸怀,我又恨这人类的贪婪。在这黑夜的路上——在灾难快要到来的暴风骤雨的前夜,我时时的听到它——地球母亲声声的呼吸,这被剥夺和屠杀的身躯就是此刻我内心的隐痛,这被污辱和肆掠的大地就是我此刻的疯狂。我知道心灵世界每时每刻都是这么不平静,它们让无助和善良的自然母亲遭遇人们的算计和屠杀,遭遇到人类最惨痛的一次次战争,一次次浩劫,一次次毁灭性悲剧,人与世界之间的较量开始于永不结束的序幕,持续不断地发生在人类与地球母亲之间……
  在生命的一切极限中,我寻找能够永恒的未来;在自然所有的山水之间,我祈求过岁月的长存——在未来的母亲怀抱里我追求永久的抵达。总是在思想的残暴和行为的野蛮之中,人类选择了最古老的方式去占据它伟大的财富,去掠夺母亲怀中金银铜铁石油煤炭等矿藏和资源,在被吸附或破坏的臭氧层的天空或被污染了所有江河、湖泊、海洋之后,用丑陋的城市去占据了整个地球最美的地方。
  让溃疡式的土地、山脉和河流上一次次遭遇到对纯朴自然山水的洗劫,从这自然不屈的身躯上我看到了无数山脉的毁灭,无数矿藏的废弃,无数流民的迁移,无数灾难的爆发,无数饥荒自然灾难发生。我们生活在危机四伏的世界上——孤独地球遭遇到全面的抢劫,从城市乡村,从肉体到心灵,人类用罪恶的手在毁灭生存的基地和日益腐朽的自然……
  难以叙述自己的地球母亲,绿色生命沉重的叙述在悲愤中进行,让思想者的声音从黑暗处发出响声。它穿越了所有的岁月,将苦难的地球自然生命史最难的陈述的悲愤积聚起来,它们用山脉一样思考和屹立身躯告诉我们,世界的真实未来只有寄予全球的绿色主义风靡,只有从人类贪婪的自我抑制中退回到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状态,才能解决自然、自然的危机以及毁灭的结局。
  只有停止人类一切破坏行为的发生,我们才能够抵达新的自然平衡和生态的和谐——生命的垂死挣扎与地球母亲死亡最后之间,不再可能有什么动人的故事。有的只是对人类精神生态的重新审视,我们对地球的屠杀已经是最后的阶段。一切警戒人类的绿色思想者的话语都会像大地上的花朵一样,最后一次的开放。
  人类用最迷人的放弃绽放力量,顺应自然的母亲最后的意愿,不再掠夺物质财富,而是进入到人类精神创造的无限文化资源开发中,去选择另一种新型人类精神生活的开端,去造就一种自然生态的彻底转移——走向人类精神生态文化的创造之路。
  绿色思想者的世界就是在自然资源中全面退出的选择中,提倡一种人类新型的依赖自然资源物质生活方式,把简朴的生活和消耗很少生活资源的生活——建立在无限可能再生的精神生命的创造性活动中去。放弃财富和对资源的浪费,选择一种根据可能进行的简单的生活,并将这种生活的资源循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之上,缩小人类对不可再生资源的应用范围,开始从掠夺和侵害自然的财富转向对人类精神财富的开发的利用。
  这种转折的变迁——就是人类史上一次真正的文化革命,我们彻底更改了所有现行观念和文化价值标准,将一切建构在物质财富基础之上观念文化和价值进行重新估量。我们从自身的精神深度上开启了那扇智慧之门——人是依靠自身的大脑的物质资源的无限可再生力量,重构我们人类文化社会的一切可能,从根本上放弃了对物质财富的贪婪的占有和掠夺。
  这种绿色思想革命的伟大开端,是人类文化绿色思想者前驱的事业,它将从大自然被财富腐朽观念中脱颖而出,选择一种纯朴化的精神文化历史的创造开端,人类生命所依赖物质资源基础观念必将从这里发生真正意义上的革命。
  我们放弃了一切源于物质财富积累式的开发和经济算计,我们放弃了对不可再生自然资源的剥夺和侵犯,我们改变了人类侵占和浪费其财富的物质生活方式,我们选择了对自然资源最少利用或对精神创造生活的文化生存之路。
  在人类运用大脑的无限可再生资源的潜质中,我看到了绿色思想者的世界,不再是对建立在物质文明之上的文化创造眷恋,而是建立在创造和选择大脑生命资源的无限可再生性基础之上生成。
  人类用大脑资源的财富去重构我们生命肉体和精神——这种潜隐在每一个人身心上的无限可再生的资源,就是对人类依赖物质财富和资源的传统方式提出怀疑和思考。放弃奢侈的生活方式,提倡简朴以及根据可能而进行选择的生活开始,继而进入到对人脑中精神财富无限潜质开发,过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文化生活、艺术生活、宗教生活和科学生活等。这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文明的方向,从中学会了不贪婪占有物质财富或自然资源的基础之上新的文明生活,也同时创造了新型的文化精神生活方式。(2004年4月24日)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